男性生殖照(男性生殖静脉曲张)

发布时间:2022-04-27   点击数:123

在上个世纪时,美国一个家庭出生了一对双胞胎,双胞胎都是男孩,整个家庭笼罩着迎接新生的幸福之中。

他因手术失败男性器官被毁,又被改造成女孩,一生都在与性别作战

然而幸福止于一场医疗事故,在双胞胎7个月左右时,他们被送往医院接受了包皮手术,在当时,该手术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,按理说应该不会出现意外。然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由于手术失误,最终导致了小儿子布鲁斯的生殖器官被毁,无法重接。

手术失败之后,父母想了很多办法来帮助小儿子,但由于当时的技术落后,无法重建生殖器官,以至于小儿子布鲁斯无法拥有男性的生殖器官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一位研究性别和心理的专家莫尼博士出现了。

他因手术失败男性器官被毁,又被改造成女孩,一生都在与性别作战

莫尼博士认为人类的性别是由后天环境决定的,如果一个孩子从小被灌输他是女孩,那么长大之后他就会表现出女孩特征。莫尼博士的这一主张,非常符合布鲁斯父母的设想,于是他们把莫尼博士当作是拯救者,写信把小儿子布鲁斯的情况介绍了一下。

布鲁斯的不幸对于莫尼博士而言却是大幸,首先是因为布鲁斯有个双胞胎哥哥,两人的生活环境相似,接受的教育相似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布鲁斯的哥哥可以充当布鲁斯的对照,对比两人的性格变化。

另外,布鲁斯因为医疗事故丧失了男性性别器官,但在当时可以通过手术改造成女性性别器官,只要将布鲁斯改造成女性,并且将她按照女孩的教育方式培养,或许他就会从心底里接受自己是女孩的事实,从而从实验中证明了自己理论的可靠性。

他因手术失败男性器官被毁,又被改造成女孩,一生都在与性别作战

于是,他给布鲁斯的父母回信,鼓励他们将布鲁斯改造成女孩,并邀请他们定期前往自己家接受测试。布鲁斯的父母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同意将布鲁斯改造成女孩,并给他取名为“布兰达”。

父母不仅会给他买女孩子的衣服,还会给他买各种女性喜欢的洋娃娃。最开始,布兰达确实表现出了女孩特征,事情似乎朝着预期的方向发展,而莫尼博士也把布兰达的案例整理成论文发表。

只是,很快布兰达就开始逆反,他讨厌女孩子玩的游戏,不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耍,而女孩子们也觉得他太暴力而排挤他。男孩子们也不接受他,因为他的女孩子身份。就这样,布兰达的童年几乎没有什么朋友。

他因手术失败男性器官被毁,又被改造成女孩,一生都在与性别作战

再者,布兰达的男性器官并没有彻底消失,他虽然被改造成了女孩,但是人工尿道还未重建,所以他去洗手间既没有办法去男生卫生间,也没有办法去女生卫生间,只能通过腹部的人工尿管排尿,给童年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而布兰达的哥哥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他也是这个实验的参与者,为了将布兰达培养成女孩,父母听从了莫尼教授的建议,让他们进行模拟性实验,而这对两人都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即使如此,他的父母和莫尼博士仍旧试图将他变成女孩子,并在他青春期时为他注射雌性激素,让他的身体看起来更像是女孩子。只是布兰达并不开心,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。

父母看他实在是辛苦,忍不住将一切真相告诉了他。而他也终于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,可以重新选择性别之后,他决定重新做回男孩,并将自己的名字从布兰达改成了大卫,服装打扮也变成了男装。

他因手术失败男性器官被毁,又被改造成女孩,一生都在与性别作战

他停掉了自己的雌性激素,并且在后来得到了幼儿时期手术失败的赔偿款,并用这笔钱为自己重置了男性性别器官,甚至还娶了一个妻子。只是试验的悲剧一直笼罩着他,他在结婚后不久就离婚了,事业也没有什么成就,最终导致他在38岁那年自杀身亡。

悲剧不只是发生在大卫身上,他的同胎哥哥认为弟弟错换性别的事情夺走了父母全部的关注,以至于导致精神失常,最终也因过度服用药物而死亡。

从大卫的悲剧可以看出,人们对性别的认知可能比我们想象中的早,而且,人们对性别的认知并不受后天教育的影响,因此我们无法通过后天教育的方式来扭转性别。

他因手术失败男性器官被毁,又被改造成女孩,一生都在与性别作战

当然,也有一些人是先天性跨性别者,他们虽然拥有着女性的身体器官,但内心里却认为自己是男孩,比如:演员艾伦·佩吉公开承认自己是跨性别者,并和自己的女友结婚。多说一点,跨性别者并不是同性恋,跨性别者并不认为自己的真实性别和自己的身体性别一致,比如说佩吉虽然是女儿身,但却认为自己是男性,所以他的择偶标准会是女性。而同性恋是认同自己是女性,但喜欢的也是女性。

他因手术失败男性器官被毁,又被改造成女孩,一生都在与性别作战

当我们的身体和我们对自己性别的认知不同时,就容易出现各种问题,但幸运的是现如今的社会已经足够包容,即使是跨性别者,我们也能给予充分的尊重。

但如果是后天强行改造性别,最终可能会导致更大的悲剧发生,所以我们并不鼓励人为改造性别。